中秋佳节的来历 > 帝霸 > 正文 第2627章石韻道統驚變

中秋佳节表达对远方亲人的诗句: 正文 第2627章石韻道統驚變

    在石韻道統之中,入夜,安寧寂靜,因為石韻道統已經衰落,修士弟子越來越少,這讓石韻道統更顯得安寧寂靜。

    白蘭城,乃是一座擁有幾萬人口的古城,當然,幾萬人口對于很多道統而言,那只不過是小地方而已,甚至有一些道統的一個鄉村都有如此般的人口。

    但是對于今日沒落的石韻道統來說,幾萬人口的白蘭城已經是為數不多的大城池了,在整個石韻道統,比它大的城池也就只有那么一二個了。

    白蘭城的夜,特別的安寧,特別的寂靜,因為修士不多,整座白蘭城更顯得淳樸安靜,猶如是夜晚綻放的蘭花一樣。

    夜已深,白蘭城內的許多居民都已經入睡了,都進入了香甜的夢中。

    “轟——”的一聲巨響,就在所有人進入夢鄉的時候,突然一聲巨響,把白蘭城的所有人嚇醒。

    “發生什么——”被嚇醒的人大叫一聲,但在這個時候耳邊響起了一陣陣轟鳴之聲。

    “不好,城池下墜——”有人反應過來,發現不僅僅是自己,也不僅僅是自己的房屋,而是整塊大地都在飛速下墜,嚇得尖叫起來。

    在這剎那之間,大地突然露出了一個深坑,整座白蘭城都極速下墜,一下子往深不見底的地下墜落而去。

    夢鄉中被驚醒過來的人反應過來,一時之間一切都已經遲了,不由尖叫起來。

    “鐺——”的一聲響起,就在整座白蘭城下墜的時候,一聲劍鳴不絕于耳,白蘭城最強的修士突然一劍擎天,沖天而起,欲從下墜的白蘭城中逃出來。

    “砰”的一聲,這位強者還未沖出深淵,突然之間猶如一只無形的手一下子折斷了他擎天的神劍,聽到“砰”的一聲響起,猶有地下伸起了粗大的觸手一樣,當他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,整個人牢牢被捆住了,一下子被拽入了深淵。

    “不——”這位強者被嚇得尖叫一聲,但他整人隨著尖叫聲消失在深淵之中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過了多久,這才傳來“砰”的一聲響起,似乎整個白蘭城終于墜落到深淵的底部了,大地顫抖了一下。

    隨后,一片的死寂,白蘭城憑空消失了,地面上多了一個巨洞,往下望去,深不見底,就像是洪荒巨獸張開血盆大嘴一樣。

    白蘭城一夜之間消失,只留下了這么樣的一個巨洞,沒有人知道這里面發生過了什么事情,幾萬人口就這樣完全消失得無影無蹤了。

    在白蘭城消失的剎那之間,石韻道統突然噴涌出了一股氣息,這樣的一股氣息很少人能察覺到,更別說是在其他遙遠道統上的人了。

    但是,就是在白蘭城消失的剎那之間,那股氣息噴涌之時,本是在皇宮中修練的李七夜突然間雙目一張,目光一凝,就在這石火電光之間,他的雙目光噴涌出了駭人無比的光芒,猶如穿越了星空萬域,瞬間燭照到石韻道統一樣。

    在李七夜被驚動片刻之后,九連山的南山樵子也被驚動了,他不由張目而望,喃喃地說道:“這氣息,有點熟悉,發生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就在這一刻,李七夜從室內走了出來,遠眺天宇,目光跨越了時空,猶如直抵達世間的最深處。

    “公子——”見到李七夜竟然出關,護衛的病君也不由驚訝。

    李七夜看了看夜空,隨之,對柳初晴眾人說道:“我去一去石韻道統,此處便交給你們了,等事情了結,我便回來?!?br />
    “出了什么事了?”見李七夜突然要走,沒有任何征兆,柳初晴也不由擔心地問道。

    李七夜輕輕地撫了撫她的秀發,望著遙遠的夜空,徐徐地說道:“暫且還不知道,但很快就能知道答案了,并不是什么吉利之事。你放心留于此便可,無需勞心?!?br />
    柳初晴也是很聽話,十分柔順,輕輕地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“公子放心前行,娘娘的安全,有我們負責?!痹誒釔咭沽儺兄?,病君他們向李七夜鞠首一拜。

    李七夜點了點頭,有病君他們坐鎮九秘道統,在帝統界真正有實力來犯的人那是寥寥無幾。

    李七夜舉步,跨越空星,眨眼之間消失在茫茫的星河之中。

    九連山中,南山樵子本是對這突然爆發的氣息有些興趣,但當他發現李七夜已經啟程前往的時候,他也就打消了念頭。

    “也罷,既然陛下都親自前往,那必定能水落石出?!蹦仙介宰有α誦?,搖了搖頭,然后繼續抽著自己的旱煙兒。

    李七夜跳越星河,跨越時空,以絕無倫比的速度穿越了一個又一個道統,最終抵達了石韻道統,一步踏入了石韻道統的領域之中。

    當踏入石韻道統之后,站在那里,李七夜深深地呼吸了一聲,深深地呼吸了一口石韻道統的氣息。

    在這個時候,呼吸石韻道統的氣息之后,就能感受到這個擁有廣袤大地的道統,這個道統已經是一片的荒蕪,山河已經破舊,不論是高山還是汪洋,都已經失去了靈氣,猶如是一個垂死的世界一樣。

    品味石韻道統的氣息之時,整個石韻道統就像是一個干渴的荒地,似乎用不了多久,這里敗壞,成為沙漠,或者會整個道統紛紛崩碎掉。

    但是,當再仔仔細細品味的時候,才會發現,在這干枯的氣息之中,竟然還包裹有一縷充滿了活力的氣息,這一縷氣息磅礴有力,猶如是充滿了生命力一樣,似乎這里面包裹著一個強壯有力的生命……

    “不對——”李七夜再仔細品味著石韻道統的氣息之時,感受到了另外一股的力量,目光一凝,神態不由沉了一下。

    在這個時候,李七夜落地,雙腳站于大地,他伸出手來,緩緩地壓在了大地上,大手埋入了泥土之中。

    在這個時候,李七夜緩緩地閉上了眼睛,靜靜地感受著這片大地,感受著這個道統的脈動。

    不論是誰,去感受這個道統的脈動的時候,都會感覺得到,石韻道統已經是完全衰落了,所能感受到的都是一片干枯,一片死寂,一片的衰敗,整個道統的大道氣息猶如游絲一樣,每一寸道土已經很難讓人能感受到大道的力量了。

    但是,李七夜卻穿透了這片大地,直探于這片大地的深處,甚至可以說,直指這片大地的道源,李七夜的感觸穿透了大地,在很遠的距離,就已經感受到了一股磅礴無比的力量了,猶如汪洋大海一樣。

    這就意味著石韻道統深處依然是大道磅礴,力量浩瀚如海,但是,就在這道統的深處,似乎有什么包裹了這樣的力量,有什么遮蔽了這樣的力量,便得整個道源的力量無法滋潤著這個道統,無法滋潤著這片天地的生靈,無法滋潤著這個世界的山河。

    毫無疑問,這個道統的道源依然還在,只不過,如那位曾經來勘探過的始祖所說那樣,石韻道統未能殞落,未能跌入萬統界,依然是屹立于帝統界,那是因為它的道源依然是那么的磅礴有力。

    “有點意思?!崩釔咭共揮贍抗庖荒?,他的目光猶如穿透大地,直探大地的深處一樣。

    李七夜站了起來,收回目光,然后遠眺,隨之一步踏空,往天邊而去。一步一天地,在一步之間,李七夜便出現在了白蘭城的上空。

    當然,此時已經沒有什么白蘭城,只剩下一個深不見底的巨洞,就是一個萬丈深淵,往最深處望去,黑漆漆的一片,似乎什么都看不清楚。

    李七夜落于地上,便站在了這個深淵的旁邊,蹲下身子,用大手撫摸著大地,過了一會兒,他不由皺了一下眉頭。

    白蘭城突然消失,并不是大地沉陷,或者什么地質災害,而是整個白蘭城被什么東西硬生生地拽入了地下,就好像是惡魔一樣,一夜之間把整座白蘭城拽入了萬丈深淵。

    “有點意思?!崩釔咭溝匭α艘幌?,踏步而下,往黑漆漆一片的萬丈深淵直落下去。

    換作是其他人,見一個如此龐大的白蘭城一夜之間不見了,只怕會被嚇破膽,更別說是深處這個深坑了。

    李七夜卻絲毫不受影響,踏空降下,十分的自在平靜。

    當李七夜降落到一定程度之后,站在了絕壁上的一個突凸之處,抓起了一把泥巴,泥巴潮水,李七夜一寸寸捏碎,在指間流淌著。

    感受著每一寸泥土的氣息,過了好一會兒之后,李七不雙目一凝,在這剎那之間捕捉到了那十分難得的一縷十分微弱的氣息。

    這一縷十分微弱的氣息十分的特別,但是,這特別的氣息對于李七夜來說實在是太熟悉了。

    這樣的氣息在三仙樹上,在黑泥上,都曾經有過這樣的氣息。

    “踏破鐵鞋無覓處,得來全不費功夫,難怪南山樵子會說這氣息熟悉?!崩釔咭剮α艘幌?,說到這里,李七夜目光一凝,徐徐地說道:“好一個老頭,是把我當苦力用了,打算讓我跑遍三仙界嗎?我這個人收費那可是天價,就不知道你能不能付得起?!?br />
    李七夜后面的一句話并不是說南山樵子,而是說另一個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