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秋佳节的来历 > 冒牌高人 > 正文 第三百三十一章 都是算計

三年级中秋佳节作文: 正文 第三百三十一章 都是算計

    蜀山派大殿。

    明日明月兩人一臉驚慌地跪在大殿正中,而在他們面前,是神態各異,或喜或怒的各位長老,以及面無表情,更讓人不寒而栗的掌門。

    “好好的一個大活人,怎么說丟就丟了!你們兩個!給我說清楚,到底怎么不見的!”

    定光仙季無常已經出離憤怒了,這蜀山派歸降唐王在即,結果唐王派出的使者居然在蜀山的地界兒上失了蹤。這兩個頑劣不堪的小子,難道不知道這會給蜀山派帶來滅頂之災的嗎?

    不過有些人可不是這么想的。

    陰陽真人白如松馬上跳出來開始作死了:“師叔(他的師父孤鴻子是跟季無常一輩兒的,所以叫他師叔),小輩兒不懂事,您老又何必如此動怒呢?有傷身體??!話說回來,那小毛孩子自個兒在后山上瞎轉悠,現在丟了,能怪的誰來?”

    “你個缺心眼兒的王八羔子給老子滾開!少在這里唧唧歪歪!唐使丟了,你很高興對不對?還敢在老子面前說三道四,信不信老子一劍劈了你!”

    白如松撞在了鐵板上,被季無常從頭罵到尾,一點兒面子也沒留。

    其他的幾位長老都在暗地里偷笑,這白如松還真是記吃不記打。別看季無常平時一副老好人模樣,其實他脾氣最臭,連宋無期和趙無極都不敢去打趣盛怒中的季無常。他倒好,明知道季無??此凰逞?,還硬是要湊過去討罵,真是犯賤!

    白如松自然是氣得夠嗆,不過他可沒那膽子當面頂撞季無常,只能將那一口怨氣往肚子里咽,還得陪著笑,乖乖退下。

    果然是很犯賤!

    “掌門,如今唐王使者失蹤,我等與唐王勢必交惡,接下來該如何是好???”

    蜀山反對派中還是有明白人的,像是滄海道人,就非常清楚要抓重點。他們這些長老的意見都不重要,掌門的態度才是決定他們成功與否的關鍵。

    不過齊漱溟能在這群老狐貍的交鋒中穩坐蜀山派掌門,靠的可不僅僅只是他的背景。

    “那依各位長老的意見,又該當如何呢?繼續保持原狀?唐王會允許巴蜀之地還有一個不服從他的強大力量存在?徹底投向梁王,幫助他對抗唐王?呵呵!梁王是什么貨色,諸位長老難道還看不明白嗎?根本就是一個扶不起的阿斗,自保尚且不足,談何進???靠著他們,我蜀山派如何能夠在這個亂世生存下去?諸位難道忘了當年的佛道之災了嗎?時代已經變了,我等修真之人藐視皇權的時代,已經過去了!”

    齊漱溟的一聲嘆息,又何嘗不是在座諸位長老的心聲。

    時代變得太快,他們都已經跟不上腳步了。自北周武帝“滅佛屠道”之后,往昔修真者呼風喚雨,為所欲為的時代,再也望不見了。

    因為,自武帝之后,那些帝王找到了他們這些修真門派的弱點。只要切斷他們的收徒的途徑和賺取財貨的通道,哪怕是千年大派,也只能慢慢等死!

    他們這些自負天命的所謂修真之人,現在在那些凡間帝王眼里,最多的作用也不過是一個實力高強的高級打手,已經掀不起什么太大的風浪了。

    現在他們還抱著幻想待價而沽,其實也不過是自欺欺人。

    最終,他們還是要在世俗界找一個靠山,才能夠繼續發展下去。

    長老們都陷入了沉思,無論是支持派還是反對派,臉上或多或少,都掛上了悲容。

    在壓制住這些不安分的長老之后,齊漱溟又將目光轉向了造成這一切的始作俑者。

    “說,到底是誰將唐使給弄丟的?”

    齊漱溟的聲音并不是很大,但是跪在下面的明月卻是被嚇得渾身一哆嗦,戰戰兢兢不敢開口說話。

    明日瞧了瞧臉色煞白的明月,將牙一咬,毅然決然地向掌門齊漱溟磕頭道:“掌門,是我因為之前的沖突,故意弄丟了唐使,一切與明月師弟無關。請掌門就責罰我一個人吧!”

    明月驚愕地抬起頭,張口欲言:“師兄……”

    “閉嘴!這里沒有你說話的份兒!”明日面色冷峻,回過頭呵斥著明月,讓他閉嘴。

    齊漱溟像是感應到了什么,望著大門之外頓了一下,倏而露出了玩味的笑容,之后又好像什么事都沒發生一樣看著下面跪著的兩人,幽幽的說道:“明日,你可知道,這會有什么后果?”

    “明日明白!”明日的頭沒有抬起來,看不清他臉上是什么表情。

    “廢掉全身修為,洗去記憶,逐出師門,永世不得再回蜀山!這樣,你還明白嗎?”齊漱溟的話語中透著陰嗖嗖的語氣,讓地下跪著的兩人都有些驚慌。

    明月沒有想到懲?;嵴餉粗?,眼淚一下子就噴涌出來了,掙扎著爬到大殿臺階上求情道:“掌門,師兄他沒有錯!是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弟子明白!請掌門責罰!”明日忽然大聲回應,聲音壓住了明月的求情。

    在場的諸位長老都有些不忍。這次的意外,明眼人都看得出來事情的真相如何,但是掌門齊漱溟也不知道搞什么鬼,還要裝出一副不知道的樣子。而且這懲罰,說實話,也太重了一些。平時掌門不是很疼愛門內弟子的嗎?怎么這回居然下這么重的手?那張通玄只是失蹤,又不是死了,只要找到不就好了,何必賠上一個大好的修真苗子呢!

    不過他們剛才才被齊漱溟給教訓了一通,現在卻是也沒膽子再跳出來為他們求情,只能對明日報以同情的眼神,裝聾作啞,

    “那好,執法弟子何在?將明日拉下去,處刑!”齊漱溟面無表情地宣布了結果,眼神卻是一直盯著大門之外的一個地方。

    “師兄!師兄!師兄……”明月哭喊著一只手死死抱著明日的小腿,另一只手胡亂揮舞,不讓那些執法弟子接近他的師兄。

    “明月,聽話,放手,不要哭!以后師兄不在你身邊,你好好照顧自己,不要再闖禍了!”明日卻是非常平靜,低聲跟明月告別。

    那些執法弟子都有些尷尬,垂著手不知該如何是好。本來都是師兄弟,低頭不見抬頭見。現在搞成這般局面,他們也是有些于心不忍。

    “還愣著干什么,拉開明月,行刑!”齊漱溟一聲大喝,驚醒了那些執法弟子,也讓他們收起了那份無用的同情心,轉而去執行門規。

    明月阻攔不了,被拉開師兄身邊,急得淚流滿面,一時間除了痛哭,什么也做不到。

    “都做到這個份上了,也該出來了?!?br />
    齊漱溟閉上眼睛,似乎也有些不忍看這副生離死別的場面,其實內心深處卻是在計算著時間。

    “三?!?br />
    明日也閉上了眼睛,平靜地接受接下來的厄運。

    “二?!?br />
    那些執法弟子被掌門逼著,只能違背自己的意愿,準備廢去明日的修為。

    “一?!?br />
    “等一下!”門外忽然傳來了一聲疾呼。

    來了!

    齊漱溟睜開眼睛,笑著點了點頭。這龍虎山的臭小子,還真是不到最后一刻不出現??!

    來人正是張通玄!

    只見他飛快地從大殿門外沖了進來,攔下了那些執法弟子。

    望著主位上的那只老狐貍了然于心的模樣,張通玄非常無奈。

    到底還是被他算計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