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秋佳节的来历 > 星影傳說 > 正文 第二百零三章 203

皮日休中秋佳节诗句: 正文 第二百零三章 203

    王零抱著小骨的腦袋足足半分鐘,時間之長,超出了他前所未有的程度,直到感受到小骨的不適才松開手,也是因為這貨的變化太驚人了。

    “還有剩下的鬼火,不過距離有點遠?!?br />
    王零回到地面,找到鬼火所在的位置,繼續朝下方打通山體。

    過程很順利,找到的鬼火體積也很大。

    在這個過程中,他再次探測到其他鬼火存在,其中足足有四團在地面上,分布在方圓百米范圍內。

    若不是山體崎嶇難行,想要取得這些鬼火,對他來說,信手拈來。

    不過山路也僅僅多耗費一些時間,這些鬼火早晚都會落入他的手中。

    這個山上有多少鬼火呢,王零不知道,埋頭撲在尋找上面,獲取鬼火后,直接喂食給小骨。

    隨著一團又一團鬼火被吞噬,小骨鬼火的體型漸漸膨脹起來,顏色也更深了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你會變成什么樣子?!蓖趿憧醋判」?,小骨眼中的鬼火已經變成了淡淡的黑色,透著一種詭異神秘的氣息。

    正如他所說,不知道小骨會變成什么樣子,他真的很期待。

    小骨的變化在不知不覺中進行著,每一次吞噬鬼火,都相當于一次蛻變。

    在吞噬了不少鬼火后,小骨眼窩中的鬼火,又加深幾許。

    鬼火的顏色變化已經不如之前的快速,倒是氣息在不斷變強。

    王零絲毫沒有擔心,說實話,小骨現在的力量還很弱小,如果拿之前的骨龍相比較的話,現在的小骨,連骨龍的十分之一的力量都不到。

    骨龍身體龐大,而且力量強盛無比,若非女妖出現,他就要帶著小骨繼續躲躲藏藏,甚至有可能因為這只骨龍而遇到大麻煩。

    “小骨快快長大,超過那只骨龍?!蓖趿閿鍥型缸乓壞愕闋孕?。

    照這個速度吞噬下去,早晚有一天,小骨會變成他想要的樣子。

    成為那只骨龍一樣的強大骨獸,甚至超過骨龍的力量。

    甚至……王零回頭看了一眼仍在沉睡中的女妖,沉吟片刻,又回過頭來。

    他好似受到什么鼓勵,鼓足了勁,朝下一個鬼火的地點趕去。

    巡游一大片區域后,足足二十余團鬼火,落入王零手中。

    小骨大受裨益,吞噬這二十幾團后,鬼火的體型大了一圈。

    “雖然力量增長了不少,但還差點?!蓖趿閫ü裼〖?,清晰的感受到小骨體內的實力。

    就在他尋找的時候,絲毫沒有看到,小骨的眼中的鬼火,帶上了一點金色,而骨龍的鬼火中,同樣含有一點點金色的部分,比小骨的要大上不少。

    “唔,徹底變成了黑色?!蓖淌賞曇竿毆砘鷙?,王零注意到小骨眼中的鬼火的變化。

    鬼火如同漆黑的宇宙一樣,透著深邃和神秘,好似已經不屬于一個生命體,而是一種存在。

    那一點金光就隱藏在黑色的深處,王零并未能察覺到,實際上,骨龍的金色部分也隱藏在黑暗深處,誰都沒有看到。

    “快快加油?!蓖趿忝」塹哪源?。

    小骨實力增加之后,似乎靈智也增加了不少,感受到他的撫摸,高興的蹦蹦跳跳,腦袋搖的跟撥浪鼓一樣。

    “不想長大?!蓖趿憧醋判」塹木僦?。

    小骨繼續搖搖腦袋。

    “你有別的想法?”

    小骨搖搖腦袋……

    王零無語,笑著又摸了摸,這才拍拍它的身體,繼續朝前走去。

    這一次小骨主動走在前面,用行動說明了它的意思。

    一人一獸朝前走去,在穿過幾具難行的骸骨,熟悉的場景出現在王零的面前。

    他先轟開開始的幾具骸骨,快到鬼火時,王零閃電般的收手,下一刻,一道強壯的身影已經轟隆隆撞在他剛才轟擊的地方。

    剩余的幾塊骸骨,在小骨強大的沖擊力下,輕易被擊碎,而下方的鬼火,絲毫不擔心被擊碎,即便碎掉,全部吞噬掉就好。

    接下來,小骨迫不及待的扒開廢墟,從里面挖出一顆頭骨,鼻口中猛力一吸,一縷縷鬼火從頭骨中扯出,涌入小骨的頭骨內。

    “慢點,慢點?!蓖趿閔灤」且?。

    他的擔心是多余的,鬼火一接觸小骨的本體,立刻消失無蹤。

    吼吼。

    骨山深處,忽然傳來陣陣嗚吼之聲。

    聽到聲音,王零立刻興奮起來,而看小骨神色也是如此,有吼聲,就說明有骨獸出現,既然是骨獸,那么結果可以想象。

    想到這里,他當先沖了出去;見他有所動作,小骨不甘落后,緊緊跟在他身后。

    嗚吼聲越來越近,雖然不斷發出,雖然聽起來有點奇怪,但王零確定是骨獸無疑。

    無論如何,骨獸頭骨內的鬼火,比之散落在那些地上的鬼火要強的多,吞噬掉一團的效果,怕能抵得上十團普通鬼火。

    吼聲沿著風聲襲來,逆風而上,他很快看到了骨獸的身影。

    那是半截殘軀,在滿是骸骨的地上,掙扎著,可見它另外半截殘軀正卡在地底。

    隨著不斷的錚動,這半截殘軀也一點點抽出來,看樣子,用不了多長時間就能夠完全脫離束縛。

    只是不斷掙扎下,骨獸身上的骨頭一塊塊掉落,吼聲聽上去十分痛苦。

    王零慢慢朝骨獸逼近,為了便于突襲,他無聲無息,動作變得輕緩上不少。然后,他看到了難以置信的一幕,那只骨獸身旁竟然還有另一只小骨獸,看體型和一只小狗差不多,正朝王零這邊看過來。

    他們被發現了。

    那只骨獸掙扎的動作加快,聲音也變得急促起來,同時朝小骨獸嘶吼。

    小骨獸外形像一只哈巴狗,站在原地愣是一動不動,如果繼續這樣,最后的結果,它將被吞噬。

    王零越看越有意思,沒想到竟然一次出現兩只骨獸,而且另一只沒有被吞噬,看樣子,大點的骨獸似乎對小骨獸愛護有加。

    他來到不遠處站住了腳步,小骨獸還是站在那里,具體來說,是擋在另一只骨獸前面,虎視眈眈看著他們。

    “靈智居然這么高?!蓖趿愫鋈凰黨穌餉匆瘓淠涿畹幕?,似乎看穿了小骨獸頭骨內的鬼火一樣。

    在他說話時,那只被卡住的骨獸也掙扎出了不少身軀,看上去還有三分之一的樣子。

    現在迫在眉睫,如果王零發難,這兩只骨獸沒有任何能力進行阻擋。

    王零卻越看越有意思,心里思索,這到底是如何做到的,難不成骨獸內部有某種東西,抑制了它們相互吞噬。

    “如果這樣,這兩只有些研究價值?!蓖趿隳?,也不知在跟誰說話。

    有價值的骨獸,而且看起來還很弱小,和小骨相比差遠了。

    小骨已經蠢蠢欲動起來,情緒波動之下,王零受到了一點點小小影響,一度想要對這兩只骨獸出手。

    身為這只骨獸的主人,自然熟悉小骨的習性,稍微抵擋一下,這股**立刻消失無蹤,隨后在他的控制下,小骨也未輕舉妄動。

    “有趣,有趣?!蓖趿闥黨穌夥襖?,朝那只小骨獸走去。

    小骨獸張口朝他咬過來,速度在王零看來,慢的像蝸牛一樣,被他輕輕一提,已經從后頸抓在手里,提在半空中。小骨獸半點脾氣都沒有,在他手里嗚嗚亂叫,不斷掙扎。

    “你再亂動,我就把你拆碎了,喂我身后這只兇獸?!?br />
    在王零說話時,小骨還配合的閃動了幾下眼窩中的鬼火,它是真的想吞噬這兩只骨獸,上次吞噬的那只讓他獲益不少,眼前這兩只在他看來,能夠獲得雙倍收益。

    如果王零知道小骨在想什么,一定苦笑不得。

    他只是提著小骨獸來到另一只骨獸面前,看著它打量起來。

    即便在這種情況下,骨獸依舊沒有認命,掙扎的頻率更快,更多的骨頭掉落下來,有的地方,已經只剩下一根脊椎。

    看了半天,在這只骨獸即將掙扎出地面時,王零搖搖頭,眉心處一枚精神印記凝聚成形,在他的控制下飛出。

    精神印記化為一道白光,奔骨獸撲去。

    骨獸想到抵擋,但骨臂斬擊之處,白光輕輕一閃躲過,從眼窩中鉆進了骨獸的鬼火。

    王零則站在原地一動不動,似乎在感受著什么,過了片刻,口中咕噥:“實力并不怎么強,倒和別的骨獸相比,有奇異之處?!?br />
    能夠遇到這兩只骨獸,算是意外收獲。

    正如他所說,眼前的骨獸,實力不是太高,大概相當于小骨剛剛成型時的程度,可以想象,這只骨獸可能剛剛形成意識不久,而他手中的小骨獸,可以忽略不提。

    在進入骨獸的鬼火內,精神印記基本上沒有受到任何抵抗,所消耗的時間,都在進行與鬼火的融合。

    大約十分鐘后,王零睜開眼睛,慵懶的伸展了一下懶腰,最后看來一眼手里的小骨獸,嘿嘿一笑,將其放下了。

    他沒有將精神印記打入小骨獸體內的想法,原因一是因為這樣做對他的消耗太大,二是想到這樣會更方便他研究這兩只骨獸。

    小骨獸一落地,立刻撲到大骨獸身旁,從口中發出輕微的關心的嗚吼聲。

    骨獸沒有喉腔,所發出的聲音,王零曾經觀察過小骨,發現是由鬼火的震動造成的奇異聲音。至于發出這種聲音的作用,和其他生物應該都一樣,用來傳遞信息,表達情緒。

    發出聲音這種事情,具體來說,還不在他的關心范圍內,只是推測個大概而已,不必予以理會。

    他更關心的是鬼火的形成,鬼火和鬼火的關系,鬼火如何控制骨骼身體,以及這片地域變化的原因和由來等等。

    如果將這片地域形容為一個國度,他好似在研究一門社會學。

    社會學,那可是大學者才能做得事,如今他變相的就在做這件事,對他來說,非常有趣。

    在他看來,研究一只生物,代指鬼火,不必光看生物本身,需要綜合多方面原因,多元化研究。

    可以說,現在他就是在做這樣的,對別人來說,可能無聊之極,對他來說,卻其樂無窮的事。

    力量一直是人追求的本能,就像人一直追求自由一樣,他從中看到了獲取力量的機會。這件事和他目前正在努力的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,不謀而合。

    強大的力量,能夠超越那只骨龍更強的力量,直至足夠強大,足以擺脫他眼下的困境。對任何人來說,誰也不想成為一只傀儡。

    在小骨獸的嗚吼聲,實際上在王零的意識感應下,骨獸繼續掙扎,慢慢將剩余的軀體掙脫出來。

    它身上的骨頭掉落了不少,出來時,除了脊椎、四肢和腦袋完好無損,其他地方都七零八落,樣子十分凄慘。

    王零四下看了看,各種實驗地上的骨頭,然后撿起一些看上去比較合格的來。

    在遞骨頭的時候,他也在觀察這只骨獸。

    “就叫你小歡吧,看你剛才叫的挺歡?!蓖趿隳蝗縭強?,看他那樣,一本正經。

    這名字是他瞎起的,信口胡來,他的注意力重心還在眼前這只骨獸身上。

    它的各種反應,鬼火的情緒波動,在吼叫時的反應、動作等等,全部落入他的眼中。

    對于觀察力,王零自問還有幾分信心,能夠這么細致的觀察一只異生物,對現在的他來說,是一種樂趣。

    “你就叫小聲吧?!蓖趿闥晨詬」鞘奩鵒嗣?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