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秋佳节的来历 > 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> 正文 第三百二十五章 我們最大

中秋佳节吃什么: 正文 第三百二十五章 我們最大

    曲紅艷一米六三的個頭,在那個年代,已經不算小個子了。橢圓型的臉上,一對柳葉眉,顴骨有點高。

    一雙大眼睛,看看起哄的人,又看了看白寅剛,開口道:“那我們就唱一首《團結就是力量》?!?br />
    白寅剛愣了一下,隨即也點頭同意。

    二人的聲音,一個低沉,一個高亢,組合在一起的效果,讓人忍不住發笑。

    歌曲唱完,大家報以熱烈的掌聲。

    然后,白寅剛拉著曲紅艷,走到老白頭面前。曲紅艷規規矩矩地行了個禮:“爺爺!”

    老白頭笑著說了聲好。

    白寅剛又拉著自己的新娘,走到他爸媽面前。曲紅艷再次行了個禮,叫道:“爸、媽!”

    白家大兒媳,應了一聲,拿出一個紅包,遞給曲紅艷。

    宋依依看著那個紅包里,裝著十塊錢,這在當時的改口費中,可算是高的了!

    白家的人,開始招呼娘家客人,坐在院子里的飯桌旁。

    宋依依早就注意到,在白家廚房的外墻邊,臨時搭了一個簡易灶臺,上面立了一口,直徑有一米的大鐵鍋,這是專門為流水席準備的,廚師炒菜的地方。

    至于白家請的廚師,昨天宋依依就聽宋爺爺說過,那人是白家大兒子單位食堂的大廚,做菜的手藝蠻好的。

    可以說,白家人對白寅剛的婚事,都很重視的。

    幾個同工作組的女青年送給新娘子,一條床單和兩個枕巾,做為她的結婚禮物,然后就要離開。

    被曲紅艷一把攔住,讓她們吃了酒席再走。

    其中一名高個子的女青年說道:“我們原本就想著,參加完你婚禮,送完禮物就走的。你看來了這么多客人,你趕緊招呼他們去,不用跟我們客氣?!?br />
    在那個年代的沈市,一般的做法是,上午招待娘家客人,下午招待婆家客人。

    原本,白家安排得挺好的。自家院子里滿滿當當擺了四桌,一桌八人,還能擠進二個半大的孩子。根據白寅剛給的娘家客人數量,差不多能坐下了。

    李立宏家的院子,是要下午才能用到的。因為白家的客人要多些,有老白頭、白寅剛爸媽、白寅剛的同志、同學、朋友,以及這附近住著的鄰居,大約需要八桌。

    但是,讓他們沒顧及到的是,白寅剛和曲紅艷的同志,都是一個廠子的,所以他們一遭來了。

    還有鐵西區工業局,白家大兒子的同志們,也讓今天的主婚人,也一起拉來了,美其名曰:“人多熱鬧!”

    另外,還有一些鄰居,過來看熱鬧。

    白家大兒子,已經招呼自己的同志和主婚人、證婚人,紛紛落坐。

    白家大兒媳和二個姑姐,則招呼著娘家客人,坐下來。

    如此一來,白家院子里的四桌,全都坐滿了。

    白寅剛二姑聽到新娘單位的姐妹們要走,就走過來說道:“大老遠的來參加婚禮,怎么能空著肚子走呢,隔壁院子還有幾桌,你們跟我過去坐?!?br />
    說完,把曲紅艷和白寅剛的廠子同志,都讓到了李立宏家的院子里,正好坐滿了四桌。

    一些圍觀的鄰居,一見各桌都滿了,就打算先回家,等下午再過來吃席。

    老白頭連忙跟宋爺爺說:“老宋頭,在你家院子再支兩桌吧,既然人來了,讓人家再回去不好!”

    宋爺爺沒有意見,這些鄰居,他也都認識。

    這些老鄰居,笑呵呵地跟著老白頭和宋爺爺,去了宋家的院子。

    石鳳竹和宋澤珉見狀,連忙拿出家中的兩張飯桌和所有椅子、凳子,擺在院子靠近大門的地方。

    白家之前,就向每家鄰居,借了一摞盤子,沒辦法,自家的不夠,只能向鄰居求助了。

    這種做法早已成為慣例。每戶人家在孩子結婚時,都是這樣做的。誰也不能為了結次婚,就特意買那么多的盤子,一是財力有限,二是日常過日子,根本用不了那么多的盤子,用過一次之后,就只能放在角落里落灰,太浪費了!

    宋子安和宋依依,很自然地跟著這些鄰居,回了自己的家。

    老鄰居坐下來,也有五、六個人,加上宋爺爺、宋奶奶正好一桌。

    老白頭索性留在這面,那邊又沒有他的客人,還是和鄰居坐在一起,邊聊邊吃,自在得很。

    他坐在宋爺爺旁邊說道:“那桌也開了,讓你家幾口人都坐下來,一會兒再來人,就坐他們那桌去?!?br />
    宋澤珉也不客氣,白家不差這一桌菜,而且一會兒隨時會過來客人,估計很快就會坐滿。

    于是,宋家的另外五口人,就坐在了另一張桌前。

    在宋家大門口探頭探腦的,一個十七八的女孩子,回到白家院子里,其中娘家客人的一桌前,說道:“哎呀,剛才我看到走的那些人,去北邊那家了,那里就兩桌,地方寬敞著呢!哪像這里,這么憋屈!”

    其中一名與她有七分像的中年女子,嘴一撇:“那有啥!我們是娘家人,今天在這里,我們最大。既然那里好,我們就去那里好了!”

    女孩有些意動:“可是那兩桌基本坐滿了呀!”

    中年女子臉一揚:“你傻呀!我們這桌和那桌換位置,不就行了!你去找你紅艷姐,說一聲,我們要調桌!”

    女孩一聽,揚著笑臉,去找曲紅艷,說明了調桌的意思。

    曲紅艷問了句:“這里是招待貴客的地方,菜會是先上,我和你姐夫一會兒敬酒,也要先敬這個院子的人,調走不好吧!”

    女孩知道在她的鄰桌,都是些領導,到底拘束些。她覺得如果去了,剛才她看到的那個院子,能隨便許多,要怎么吃怎么吃,那多好。

    “我們那桌都想調桌,紅艷姐,你趕緊安排吧,怎么也得讓咱們娘家人舒心不是。不然一會兒菜上來了,就不好動地方了?!?br />
    曲紅艷有些為難地看著白寅剛,白寅剛一聽,也不是什么原則性的事情,就過去跟他爺爺說了。

    老白頭覺得,這娘家人怎么這么事多,但也不好說什么,只好把他們這桌的老鄰居,都請到白家院子里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