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秋佳节的来历 > 娛樂圈最強霸主 > 正文 第三百二十六章:堅強的秦澤

中秋佳节猜生肖: 正文 第三百二十六章:堅強的秦澤

    “危險!”雖然鄭文雅她們不懂拳,但她們也看的出來,現在的鄭文哲很危險,如果這一計膝擊撞中了,那鄭文哲可就要破相了。

    而她們的驚呼聲,可沒有傳到臺上,在這電光石火之間,鄭文哲已經和那一計膝蓋的距離,不到五公分了,在所有人的目光當中,鄭文哲突然一偏頭,秦澤的膝蓋,幾乎是擦著鄭文哲的耳朵過去的,當膝蓋抬到和鄭文哲的頭平行的時候,秦澤的眼中閃過了一絲慌亂的神情,而他的教練,也暗叫一聲不好,他就知道鄭文哲才沒有那么冒失呢。

    感覺到了情況不對,可能只過了0.1秒的時間,秦澤便直接抱起了自己的拳架,以防護自己的腦袋,但這一次,鄭文哲的目標,可不是他的腦袋,而是他的腹部。

    “噗噗噗噗!”連續四計勾拳,鄭文哲直接用了出來,接著秦澤便感覺到了兩個月前韓逸的感覺,那真的像是有人拿錘子砸自己的肚子一樣,疼,鉆心的疼!

    不過好在秦澤對自己也很狠,像是岳教練那種使棍子打肚子的訓練,他也在做。

    想要會打人,得先學會挨打,所以在腹部被攻擊的時候,他也瞬間收力,雖然相當的疼,而且感覺震蕩到了自己的內臟,便秦澤撐下來了,看著鄭文哲打了四拳之后還要打,秦澤的拳頭,也來了一計大擺拳,向著鄭文哲的腦袋,便砸了過去。

    看著這一計擺拳,鄭文哲輕笑了一下,這樣的擺拳,不需要動態視力也可以輕易的躲過去,但凡沒有上頭或者對自己的身體掌控力度還不錯的拳手,這一拳可以被砸到的機率都不會超過百分之二十,得是那種相當爛的拳手,才會被這樣的類似于王八拳的大擺拳打中。

    而鄭文哲之所以會笑,是因為秦彬這一抬大擺拳之后,他的臉,可就露出來了。

    鄭文哲輕輕下蹲,便輕易的閃開了這一計大擺拳,同時右手如同出洞的毒蛇一般,飛快的向著秦彬的臉打了過去,噗的一聲,鄭文哲很確定,這雖然不是什么后手拳、勾拳,但這一計刺拳不管是速度還是力量,都相當的不錯,按著拳擊里面的說法,這一計算是重刺拳了。

    拳頭直接打在了秦澤的臉上,把秦澤打的腦袋不禁向后仰了過去,趁他病要他命,這一直都是鄭文哲的宗旨,看著秦澤,鄭文哲的左手一計后手拳直接打了過去。

    但是讓鄭文哲沒有想到的是,秦澤的反應速度和抗擊打能力,確實是不俗。

    在被打的后仰的一瞬間,他竟然強行梗起了自己的脖子,而且看著鄭文哲打過來的左手手后拳,他竟然用自己的腦袋撞了過去,同時下蹲。

    “吡”的一聲,鄭文哲勢大力沉的后手拳打在了秦澤的臉上,但秦澤卻笑了,因為這一拳沒有用上力,如果這一拳打實了,秦澤瞬間KO,但他用自己的抗擊打能力和豐富的經驗,還有冷靜的想法,強行讓鄭文哲的左手拳只是在他的額頭上,打開了一個大概有三厘米左右長的口子,瞬間那肉皮就翻了起來,鮮血幾乎是噴出來的。

    但是秦澤卻在心里松了一口氣,左手連續兩計刺拳,還有一計擺腿,暫時的逼開了鄭文哲之后,他便急速的后退,無視了自己腦袋上面那如同小噴泉一般的傷口,一雙眼睛死死的盯著鄭文哲,而看著他的傷口,場邊的觀眾們已經沸騰了。

    在前世的時候為什么UFC成為了除了拳擊之外的世界第二大博擊運動,就是因為它夠血腥。

    拳擊比賽打出血了,都要去止血的,但UFC沒有,打了血了也繼續打,除非一方倒下或者認輸,就是這么血腥,所以經??吹牡経FC的比賽場上,鮮血橫流,但卻沒有人管。

    也正是因為如此,所以國內并不推廣這個比賽,太過于血腥了,與華夏的傳統不符。

    但在這一世,既然CFC可以大行其道,自然也就代表著官方和民眾是接受這種血腥的

    看著秦澤臉上的鮮血,幾乎也就是幾秒的時間之后,便布滿了半紅臉,而且還在慢慢的往地上滴,現場的觀眾們都沸騰了,大聲的吼著,而秦澤的教練則握緊了手。

    至于兩邊的解說,張了張嘴之后,略有一些尷尬的就把嘴閉上了。

    剛才他們還在說鄭文哲上頭,不過就是兩、三秒的時間之后,他們就被打臉了,鄭文哲閃開膝蓋,然后四計擊腹拳,閃開對方的擺拳之后,接一計刺拳和一計后手拳。

    雖然沒有瞬間把秦澤KO掉,但秦澤現在的情況,可是分明不做好的。

    “有點意思?!彼α慫κ?,鄭文哲繼續向前走去,只要對方沒有倒下,他可不會管對方流了多少血,看著鄭文哲重新走了過來,秦澤都感覺自己的肚子有些疼……

    深吸了一口氣,秦澤重新抱起了拳架,然后觀察著鄭文哲的動作。

    看著對方像是刺猬一樣的動作,鄭文哲笑了一下,既然對方想要這么打,那他就展示一下其他的東西,自從參加了CFC之后,鄭文哲雖然說很上心,獅子搏兔亦盡全力。

    但其實他的打法是很單一的,他并沒有展示太多的東西出來,因為他沒有碰到過可以讓他展示這些東西的人,雖然秦澤的排名只有155,但他的實力還是可以的。

    按著岳教練的估計,他如果運氣不是那么差的話,可能現在已經進前一百了。

    但問題是,他的運氣就是很差,因為鄭文哲可能是他碰到過的最強的對手了。

    既然對手是有一些實力的,那鄭文哲自然不介意多展示一些,原本前蹭的腳步在這一刻變的靈活了一些,鄭文哲輕輕的跳著跳步,活動著自己的手腕、脖子和腿,慢慢的跳到了秦澤的面前,在秦澤的目光不中,鄭文哲的拳頭,直接沖了過來。

    “一、二!”秦澤數著鄭文哲的拳頭,當鄭文哲的拳頭和自己的胳膊相接觸的時候,他不禁咧了咧嘴,一二連擊這在拳擊里面是非常非常非常普遍的一種打法。

    玩的最好的是劉易斯,他夠高,胳膊夠長,所以這一招來控制距離再好不過,如果對方想要前沖,那他的后手拳會教這些人做人的,如果是想要沖到近距離打勾拳,那他一抱,體重往對方的身上一壓,對方就完了,畢竟那是拳擊不是MMA。

    要是MMA一抱,把體重往對方的身上一壓,那迎接你的就是一計膝撞或者是肘擊。

    鄭文哲雖然不是為了這一招,但他打一二連擊也是為了控制距離。

    砰砰兩聲,拳套和秦澤的胳膊做了一個親密接觸,鄭文哲的刺拳,其實可以叫做重刺拳,因為真的很重,輕重量級的后手拳,都未必有鄭文哲的刺拳重。

    打在胳膊上,疼是必然的,但還沒有等秦澤反應過來,鄭文哲的掃腿來了,啪的一聲,掃腿踢中,正當秦澤挨完了這一下,準備走的時候,突然發現鄭文哲轉到了自己的另外一邊,然后又是一二連擊,掃腿,再轉到另外一邊,一二連擊,掃腿……

    一時之鄭文哲的身形相當的飄呼,往左往右,往前往后,用的招就是這一招,一二連擊然后接掃腿,在對方沒有移動之前,再一二連擊掃腿,因為不知道鄭文哲隨后要從哪里進攻,秦澤連跑都跑不了,因為如果他一跑,就會產生破綻,至少移動的時候,有一瞬間是一條腿的,而一條腿的時候可是頂不住鄭文哲的掃擊的,只要自己的重心出現了任何一絲變化,他相信面前的鄭文哲一定會化身老虎,直接沖過來撕碎自己。

    所以他只能不斷的保持著自己的正面給鄭文哲,想要走,但是走不了。

    可硬生生的吃鄭文哲的拳頭和掃腿,這可真心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

    如果把鏡頭拉近的話,不難看出,秦澤的手臂已經被鄭文哲打青了,而腿也是一片血紅,可是他不敢放松,只能咬著牙硬撐,他不想要輸,可是他真的沒有辦法啊

    而鄭文哲也不著急,就像是在打陀螺一樣,不斷的攻擊,攻擊,再攻擊。

    因為他知道,傷勢那是會累加的,他的身體有多強他很清楚,秦澤撐不了多久。

    鄭文哲展示出來的東西,讓那些說鄭文哲急燥和體力不好的人,臉生疼生疼的。

    鄭文哲現在已經出了幾十拳了,但是他連大氣都沒有喘過,這體力,只能用牲口來形容。

    而秦澤此時就像是在暴風雨中的一葉小舟,他隨時都有可能會沉沒。

    看著自己的愛徒,被鄭文哲像是小學生一樣拳打腳踢,秦澤的教練牙都快要咬碎了。

    他的內心無比的后悔,怎么自己就鬼迷了心竅去招惹鄭文哲呢?

    他現在已經在考慮,一會兒如果秦澤撐不下去了,是不是要扔白毛巾了。

    而場下的觀眾,看著鄭文哲如同旋風一般的攻擊著秦澤,他們也很興奮,秦澤和鄭文哲的實力,現在已經不用多說了,不過他們也很期待,秦澤到底可不可以撐的過第一個回合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