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秋佳节的来历 > 我是至尊 > 正文 第一百零七章 借刀來了炮!

中秋佳节英语祝福语: 正文 第一百零七章 借刀來了炮!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冬天冷神色一緊。

    “秋公子他……秋公子……”那位侍衛上氣不接下氣:“將米家胡同的人,都抓起來了……三更半夜,正在游街……向著客棧那邊去了?!?br />
    “嘶……”冬天冷三人都是驟然牙疼一般的倒抽涼氣。

    三個人三張臉,都抽搐了起來。

    這位秋云山秋大公子的動作,倒是真夠神速的。

    居然在這么短的時間里,就實施了報復。

    直接將那位米掌柜的所有家人全都抓到了手里。

    但……這件事卻將變成捅破了天的大事!

    那位米掌柜可不是普通商人,人家乃是實打實的大內總管!動輒便可以直達天聽的高端人物。

    你一個江湖世家的公子,就這么明火執仗地將人家滿門家眷都抓了起來,算是個什么說法?

    就算是你秋家再牛,超脫于世俗律法之外,但是……你在人家的京城這么搞,也實在是……太過分了一點,怎么也是說不過去的。

    再說了,這貨還有個叔叔,乃是當朝武將之首,秋老元帥,就沖他老,此事也交代不過去!

    云揚正端著酒杯的手也忍不住顫了一下。

    我這邊還在想你會用什么手段去報復,此前我心下構思了千百條妙計,卻也沒有想到,你會用這么直接,這么不講理,這么簡單粗暴,卻又這么無腦的手段啊大哥!

    云揚一時間也是為之無語。

    我的初衷只是想要借把刀而已,不用搞得這么夸張吧……

    這種情景,用一句我們都能理解到位的話就是:我只是想要借一把刀用一用,結果你給我扔出來了一顆原子彈!

    而且還是已經點燃了的!

    “麻煩了!”

    這三個字,從四個人嘴里同時說出來,異口同聲。

    “還是趕緊過去,看事情有沒有轉圜余地!”冬天冷火燒屁股一樣跳了起來:“臥槽這次真是被這喪門星拖累慘了,我的個老天爺……可千萬不能真殺人啊……要是真個動了手,咱們可就全完了……”

    四個人火燒火燎而去。

    云揚表面沉穩如恒,實則心下也已經是翻江倒海。

    對這幫世家公子的做派,心中除了一句嗶了狗之外,愣是什么念頭都木有。

    四人這邊才剛趕到接天樓客棧,秋云山都還沒有來得及被叫出來,第三方的大隊人馬便即開到了。

    帶隊的,赫然便是秋老元帥!

    顯而易見,這老頭兒被氣得不輕。

    真正不怪秋老元帥生氣,觸目所及,秋云山所在的客棧大院子里,安置有密密麻麻的一百多人,這些人盡都是米家胡同的住戶,也是那位米掌柜的所有家眷,其中還包括有許多八竿子打不到的親戚,全都被秋少爺抓到了這里!

    因為是來自于暗夜中的抓捕,有很多人甚至都沒穿衣服,僅僅裹著一張床單,滿面惶恐瑟瑟發抖,茫然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“敢坑老子,就要付出代價!”秋云山滿臉殺氣,脖子上青筋暴露:“我才不管你他么的什么大內總管小內總管;居然算計老子!那沒下邊的玩意要是天亮之前不來給老子一個說法,老子就把這一百多人全都活埋了!”

    “小兔崽子!”秋老元帥怒火萬丈,爆裂的咆哮:“立馬給我放人!”

    “不放!”秋云山一梗脖子,同樣怒火沖天:“秋老元帥,你是玉唐帝國元帥,可是今天這事兒乃是私人恩怨,沒有你插手的余地!”

    這小子,居然連叔叔也不叫了。

    秋老元帥氣的火冒三丈,暴跳如雷,眼睛左看右看,就開始找棍子。

    “叔叔又想教訓我么?你我都是秋家子弟,若是因這層身份教訓我這個做侄子的,無可厚非!”秋云山眼睛看著老元帥噴火的雙眼:“但叔叔您現在的身份卻是玉唐帝國元帥,一為國,一顧家;卻是兩廂對立。難道叔叔竟忘了,這件事那姓米的除了有設計我,同時還把您也設計進去了……說一千道一萬,叔叔你怎么做,那是你們玉唐帝國的事情。但是我怎么找回這個公道,卻是我們秋氏家族的事情!”

    “這是兩件事,不可混為一談?!?br />
    “這件事情,我若是就這么認了,以后我們秋氏家族還有什么面目行走江湖?難道明知被人設計了,陷害了,到了到了認了了事?那我們以后若是再被人陷害,再被人設計,卻又怎么說?同樣的處理么?!”

    秋老元帥聞言不禁愣住,滿腔怒火亦隨之銳滅。

    “這件事情的起因,確實是我紈绔,我不懂事,我小孩子脾氣,我胡鬧,我本身的性格弱點,才導致別人設下這個陷阱?!鼻鐫粕槳喝壞潰骸耙隕現種治葉汲腥?,回到家族,我會向家族請罪。但是,這并不是這姓米的給我下套的理由!”

    “在這里的我首先姓秋。在這里,我再不爭氣,也是秋家的一份子,代表了秋家。給我下套,就是給秋家下套。而秋家,斷斷不能白白忍下這份屈辱!”

    秋老元帥深深地嘆了一口氣,滿腔怒火已是蕩然無存,甚至看向秋云山的目光帶了幾許欣慰。

    這小混蛋,總算是長點腦子了,還知道把我給摘出來。

    看著有理有據的秋云山,秋老元帥心中有一種念頭在涌動:長大了……

    云揚,春晚風與夏冰川冬天冷在一側看著,聽著,也都是互相詫異的使個眼色。

    秋云山啥時候這么能抓住理了?

    這……這不像是他啊……

    “事情總要解決?!鼻錮顯玖絲諂骸暗?,不能鬧出人命來!否則……”

    他沒有說下去,只是很隱秘的給了自己侄子一個眼色。

    秋云山一字字說道:“最終鬧不鬧出人命出來,得看那姓米的如何如之何,若是姓米的不給我說法,我定然要將他的家人全部屠掉!這件事,沒得商量!”

    老元帥嘆口氣,一揮手:“靠邊,列隊,退后!”

    隨即,他大踏步向著一邊走過去。

    云揚本能的就想要將自己身形隱藏起來,但秋劍寒已經直直的向著他走過來。

    “云家小子!”

    秋劍寒目光深沉,如同鷹隼抓住了小麻雀一般,釘在了云揚臉上。

    云揚嘻嘻一笑,出來行禮:“秋,秋老大人安好……”

    秋劍寒探究的目光看在云揚臉上,似笑非笑:“你小子跑的挺快啊。老夫咋發現,啥事兒都有你呢?”

    云揚一臉迷惘:“什……什么?”

    秋劍寒怒哼一聲:“老夫是說,你看熱鬧跑的挺快,居然比老夫來的還要快……”

    云揚賠笑:“哪兒敢啊……這種熱鬧誰敢看……不過適逢其會、躬逢其盛,脫身不得呵呵……我正跟冬公子等人在喝酒呢……結果……他們為了兄弟義氣跑過來,我怎地也不好意思自己一個人回家啊……”

    秋劍寒臉上皮肉不動:“他們講義氣,你呢?!”

    云揚一拍胸脯:“老大人明鑒,小侄雖然只是一介紈绔,但是,這義氣二字,卻是牢牢記在心上,所謂義之所在,義無反顧,兄弟朋友,義氣為重,這個……”

    秋劍寒皺起了眉頭,看著這油嘴滑舌的家伙,頗有一種抓不住的泥鰍這種感覺。

    “你明天沒啥事吧?”秋老元帥問道。

    云揚登時感覺到了不妙,但此際卻又無能推脫,只得硬著頭皮道:“或者……沒啥事,不過……也不確定……”

    秋劍寒只感覺氣不打一處來:“不管你有事沒事,反正明天你就在家等著!老夫去你家看看!這事就這么定了!”

    云揚苦著臉,道:“老元帥千萬三思啊,小侄日子過得窮,連個侍女都養不起……彼時招待不周是必定的,要不還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夫糙漢一個,要什么侍女伺候,這事就這么定了!”秋劍寒一錘定音。

    云揚無奈的張大了嘴,沒見過這么不講理的……

    秋劍寒哼了一聲。

    他對云揚一直都有關注,然而在這么一個特殊場合中,本來絕不應該出現在這里的云揚居然也在此地,不免聯想了許多。

    莫名就感覺到,云揚身上居然充滿了神秘一般。

    可是這個神秘人卻又擺出那么一副扶不起來的紈绔德行,可謂違和至極……

    可老元帥心生躊躇之際,卻驀然驚覺,這小子的紈绔德行……似乎就只有在自己面前才有!

    “老子貌似被騙了!”秋劍寒連老夫都拋棄了,直接開始自稱老子。

    越想越覺得,這個欺世盜名的家伙簡直就是罪大惡極。

    前方突然一陣騷亂。

    人影嗖嗖嗖的連續竄動……

    赫然是一群大內侍衛趕了過來。

    云揚努努嘴,道;“老元帥,人家米大人來了,事情越來越大了……”

    冬天冷等人的神情也再度緊張了起來。

    秋云山這件事情,做的堪稱沖動至極,就那么不分青紅皂白將人家家人抓了;就算說你這邊乃是被人擺了一道,情有可原,但,在你抓了別人家眷的時候,卻已經將這份優勢完全喪失了。

    而你一個秋氏家族年輕一輩一個并非是嫡系繼承人的公子哥兒,在天唐城人家的大本營,與一個國家的大內總管當面叫板……

    不管怎么看,都是有些不夠格的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