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秋佳节的来历 > 五行天 > 正文 第六百三十三章 絮絮叨叨

八月十五中秋佳节,用一诗句咋写: 正文 第六百三十三章 絮絮叨叨

    “休息一下?!?br />
    說話的是萬神畏,他渾身是血跡,最觸目驚心的傷口是他的左臂。自肘關節以下,全都消失不見,森白的斷骨刺穿模糊的血肉,露出一截,看上去異??剎?。

    他神情淡然,目光堅毅,好像受傷的不是自己。

    那是和佘妤硬拼一記,留下的傷口。也正是這記兩敗俱傷的硬拼,驚走了佘妤,讓他們獲得喘息之機。

    主帥鋼鐵般的意志,感染著士兵們,盡管大家身心俱疲,但是沒有人露出絕望之色。他們紛紛跌坐在地,幾位還有余力的將領,一聲不吭地走到外圍警戒。

    不過萬神畏很清楚,佘妤的逃離是暫時的,很快她就卷土重來。神血的恢復能力極為驚人,自己給佘妤帶來的傷勢,只需要一兩天,她就會痊愈。

    她一定會再次獵殺。

    這么多天來,她用同樣的方式獵殺他們,給神畏裁決帶來巨大的損傷。

    神畏裁決的將領們被召集起來。

    萬神畏沒有廢話,開門見山道:“現在來安排一下接下來的行動。休息完之后,裁決和神畏分開,你們立即撤離?!?br />
    西門裁決尖叫:“我不同意!”

    萬神畏反問:“你不想給裁決留下一點種子嗎?”

    西門裁決啞然,這是她封印禁錮葉白衣時對萬神畏說過的話。她的目光環顧部下,神色慘然。

    裁決如今只剩下一百多人,幾乎每個人身上都帶傷。從裁決創立至今,從來沒有出現過如此巨大的傷亡,從來沒有什么時候,像今天這樣直接面臨全軍覆沒的危險。

    她心中酸楚,倔強道:“我留下?!?br />
    萬神畏搖頭:“你實力受損,留下來也沒用?!?br />
    如果在平時,光是這句話,她就會和萬神畏打起來。但是此時聽到這句話,她心中只覺得絕望和悲傷。她扭過臉,看到昏迷中的葉白衣。

    葉白衣好似沉睡之中,非常安靜,如果不是偶爾睫毛會顫動,天神心的跳動隱隱約約,會令人懷疑他是不是已經死去。

    劫持敵軍統帥,多么輝煌的不世之功!

    如今葉白衣卻成為他們的催命符。天神心的強大超出他們的想象,他們第一次遇到昏迷都無法殺死的人。如今已經確定,佘妤總是有辦法能夠鎖定他們的位置,大家猜測和天神心有關。

    如果他們想逃脫佘妤的獵殺,把葉白衣扔掉是唯一的辦法??墑僑绱艘煥?,所有的犧牲,都變得毫無意義。

    佘妤的強大,給神畏裁決帶來的不僅僅是震撼,還有恐懼。

    身為神畏部部首,萬神畏的實力已經站在元修的頂點,比他更強大的元修,只有岱綱和樂不冷。即使如此,他也不是佘妤的對手。

    殺不死的葉白衣,橫空出世的佘妤。

    天神心、神血,它們所蘊含的力量,顛覆了萬神畏他們的認知。

    倘若說,血災的爆發,血修的崛起,讓元修們意識到這個世界上還有另外一種力量。而如今他們卻恐懼地發現,血修似乎開始走在元修的前面,血修的力量體系似乎比元修更加優秀。

    這才真正令人絕望。

    血修的高手不斷涌現,而元修的高手卻日益凋零,此消彼長,隨著時間的拉長,雙方的差距越來越大。

    萬神畏就仿佛站立于江中孤島之上,看大江滔滔而下,浩瀚無邊,看江水漫漫上漲,淹沒腳面,環顧四周,無處可逃,無處可躲。

    有的時候,個人的力量真是渺小有若微塵啊。

    萬神畏心中輕嘆,思緒拉回來:“眼下只怕無法擺脫佘妤。當今之計,唯有斷腕求生。除裁決部,神畏也走,兩部分開,朝兩個方向。我帶著葉白衣,朝翡翠森方向逃。佘妤絕不想葉白衣落入岱綱之手,一定無暇追擊你們?!?br />
    “大人,讓屬下來!”

    “大人豈可輕易涉險?”

    “是啊大人,神畏豈可沒有大人?屬下愿意誘敵!”

    神畏將士激動無比,紛紛主動請纓。

    萬神畏揚起只剩下一只的手臂,大家的聲音降下去。

    等大家安靜下來,他笑了笑:“你們跑不過佘妤,我也不一定能跑過,不過應該能勉強跟上她。跑不遠,佘妤就有時間回頭獵殺其他人?!?br />
    眾人啞然,他們知道大人說的沒錯。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沒什么可是?!蓖蟶裎芬⊥罰骸罷饈敲??!?br />
    眾人沉默下來。

    萬神畏的目光掃過眾人,臉上笑容逐漸消失,神情變得嚴肅,目光坦然:“我這一去,九死一生。戰死沙場是我輩宿命,挺好。死了一了百了,活著的人更痛苦。所以,是我對不住大家了?!?br />
    他忽然起身,向所有人認真行一禮。

    將士們呼啦全都站起來,手足無措。

    “大人!大人!”

    “大人,您……”

    這群鐵打的漢子們臉漲得通紅,說著說著聲音哽咽起來,說不下去,眼眶紅了。年紀小的戰士捂著嘴巴不想讓自己哭出聲,淚水卻不受控制奪眶而出。

    萬神畏笑了笑,旋即神情認真:“現在來說說后面的安排,你們的任務比我艱巨?!?br />
    山谷很安靜,只有萬神畏的聲音。

    大人的聲音很平靜沉著,沒有激勵人心的慷慨鏗鏘,和平常一樣。就像平日里安排戰士們的今天修煉內容,安排接下來的巡視,安排最近一周的任務。

    “我的任務是帶著葉白衣去岱綱。能不能送到岱綱手上,我沒把握。能送到最好,葉白衣落到岱綱手上,比送回神之血劃算。不管怎么說,岱綱是元修。對待元修,還是要比神之血好得多。如果送不到,那也是沒辦法的事情。我們這些人,能做到問心無愧就好?!?br />
    “宋煙,以后神畏就交給你了?!?br />
    “現在來看,我們的戰斗方式,修煉方式有很多地方要改進。我們必須進步,必須改良,無論哪個方面。神之血的進步很大,不光是他們的戰部,還有高手方面。佘妤一個人就把我們打得像喪家之犬,葉白衣的天神心,我們連殺都殺不死。他要醒過來,我們誰是對手?只有挨宰的份。神之血的進步實在太快了,我們必須要跟上,要不然連最后一點希望都沒有了?!?br />
    大人從容沉著的語氣還是往常那般熟悉,陌生的是拉家常一樣的叨叨絮絮。

    平時大人說話從不啰嗦,簡短有力,命令、命令、還是命令。

    大人一定有很多話想說吧,大人一定是想把心里所有的話都說完吧,大人是不是放心不下……

    戰死沙場自己一點都不害怕啊,可是為什么淚水流下來?

    年輕的士兵抹去眼淚,煙熏火燎的臉龐倔強堅毅,他要把大人說的每個字都牢牢記在心里。

    萬神畏停頓片刻,才沉吟道:“不管是神畏還是裁決,不要就這么湮滅,也不要散了,你們要團結,要活下來,要繼續戰斗。何去何從,我也不知道。我只有一個要求,不要內斗。誰和血修戰斗,我們就和他并肩作戰?!?br />
    他想了一下,像是自言自語:“葉夫人的大師之光,也不知道成功了沒?雖然葉夫人的很多觀點很多手段我不贊同,但我還是希望大師之光能夠成功。元修再沒有新的戰斗方式,我們必敗無疑。再不然,就是艾輝了。松間派有很多稀奇古怪的東西,那個塔炮就很厲害。艾輝師雪漫這些人,抗擊血修方面比葉夫人更堅決?!?br />
    萬神畏忽然一笑,笑容自嘲苦澀:“說了這么多,感覺都是廢話啊?!?br />
    宋煙眼眶通紅,咬牙道:“大人所言,屬下一定會牢記在心!”

    萬神畏轉臉對西門裁決道:“西門,你性烈如火,嫉惡如仇,只怕難容于葉夫人,你還是去松間派吧?!?br />
    西門裁決心中悲傷,但是臉上不露分毫,冷哼一聲:“你先想想怎么從那妖女手上活下來吧!死在一個血修后輩手上,簡直丟我們中央三部的人!”

    萬神畏熟知西門裁決的性格,也不生氣。

    他哈哈一笑,長身而起。

    走到葉白衣身前,手中的大劍插在腰間,僅剩的右手一把拎起昏迷的葉白衣,背后的云翼忽倏張開。

    宛如地獄中惡龍張開雙翼。

    只是那黑色寬大的云翼殘缺不齊,傷痕累累。腰間的大劍布滿裂紋,劍刃處處豁口。斷臂血肉未愈,白骨森森,血沾衣襟。

    萬神畏身形筆直,挺立如槍,不見半點佝僂萎靡。滄桑的臉龐滿是風霜煙塵,此刻卻顯豪邁昂揚。

    呼哧,呼哧,云翼緩緩扇動,攪動氣流。

    萬神畏筆直的身形紋絲不動。

    目光從每個人臉上掃過,他要把他們牢記在心。胸中仿佛有萬千熱流激蕩,他大聲道:“與諸君并肩同行數十載,何其幸運,此生銘記!流年已過,你我不負寒暑,不負子民,不負神畏!若有來生,與諸君再并肩!殺他個痛快!”

    有人泣不成聲,有人悲聲高呼,有人嘶吼咆哮,有人怒吼神畏。

    萬神畏哈哈灑然一笑,拎著葉白衣騰空而起。

    “走了?!?